新闻中心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产品展示 >
武进根据全省部署
* 来源 :http://www.2014usacurlingnationals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6-12-31 07:24

不曾缺席的本地监管

危险的农用车

挡不住的外挂车涌入

由于相对数量的有限,这些我们通常意义上的农用车往往被忽视,渐渐成为路面交通安全的一大隐患。因农用车引发的事故在全国各地上演,武进也不例外。

农用车安全监管,不是一个地方、两三个部门的事。采访中,不少市民反映,相较于城区,在各镇的城郊结合区域,农用车管理还存在较大缺口。城郊地区交通安全劝导提示管控力度不够,违法载人的低速货车、三轮汽车、拖拉机以及超员载客的客车、面包车屡禁不绝,亟待全方位的长效管理。

有此担心的市民不在少数。人们不禁质疑:农用车何以肆意违规?超载、逆行为何成为常态?难道,这类车辆就无法监管吗?

上世纪90年代中期,武进地区的拖拉机最高保有量超过1万台。武进区农机安全监理所党支部书记张常飞说,大规模治理以后,近年来,武进本地牌照的农用车保有量呈逐年下降趋势,农机部门也开始停止颁发新的绿牌。截至目前,全区范围内各类上牌拖拉机保有量约1300台。

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代理商介绍,目前,武进地区的绿牌已经停办,但外地牌照依然可以上路。虽然各地现在都已经收紧了上牌流程,难度已经增大,但只要通过当地的黄牛,仍旧能搞定上牌。

很多车主其实心里都明白,办这种绿牌能减少运输费用,逃避交警检查。张常飞直言大家都爱挂绿牌的原因。再由于私下转让、报废车不及时办理报废手续、新购车超标不能上牌等造成的黑车非驾,也存在重重隐患。

2010年,武进开始执行中心城区车辆限行,在常州市区与武进行政区划分界以南(不含新312国道)、淹城路以东(不含淹城路)、夏城路以西(不含夏城路)、武南路以北(不含武南路)的中心城区范围内,全天候禁止非本市号牌摩托车、低速载货汽车、三轮汽车、拖拉机、机动三轮车(含电瓶三轮车)通行。城区范围内,由农用车引起的交通事故得到有效控制。今年14月,城区涉及农用车交通事故23起,无人员死亡。其中,60%以上的事故由农用车承担主要责任。

4月29日,贵州省黔西南州兴义市发生一起交通事故,一辆载有石块的农用车途经泥凼镇石山村时侧翻,车辆所载3.1吨石块砸向路外的村委会场院内,致场院内村民13人当场死亡,12人受伤。而按照规定,农用车的最大载重限1吨。

与本地绿牌车保有量逐年减少相对的,是悬挂着皖03、辽11、苏13、鄂05、黑02、湘06等外地牌照的绿牌车,源源不断开上了武进的道路。

2013年,延政路与西太湖大道交会处,一辆农用车为了抢时间,追尾一辆奔驰,奔驰车上的一家三口都被送往医院救治。这辆牌照为皖628xx的农用车上装满了砖块,高度甚至超出车厢挡板半米。

按照规定,拖拉机只能在农村道路行驶。然而,随着经济的发展,上道路的运输拖拉机逐渐与纯农业拖拉机区分开来,演变成单一上路进行道路交通运输的农业机械,它的品名逐渐花样繁多,包括变型拖拉机、农用变型运输车、轮式运输机、低速载货汽车等。

按照规定,上道路运输的拖拉机核载1吨,实际上载重都要35吨,甚至10吨以上,加上周边省市的跨辖区上牌现象比比皆是,给本地的农机正常管理带来了困难。张常飞介绍,按照2012年的统计数据,外地牌证的拖拉机已经占到了全区拖拉机的44.5%,如今更是超过了65%,对这部分车的管理,我们缺乏权限。

对于非运输拖拉机,我们可以通过扣分、年审等多种渠道进行处罚,哪怕是外地车牌,也能通过全国交通违法查询系统联网查处;但是,针对运输拖拉机这种车辆的年审,由当地农机部门进行管理,而全国农机系统与交警的交通违法查询系统并没有联网。芮警官介绍,目前,江苏省内的农机管理系统已经联网,凡是省内的绿牌车可以及时查询车辆的保险、年审等问题,但到了省外,农机管理的系统又换成另外一个,信息无法互通,监管无法执行到位。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》附则规定,对上道路行驶的拖拉机,由农业(农业机械)主管部门行使规定的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的管理职权。这就意味着:绿牌的发证及管理机构是各地农机部门。但现实情况是,农机部门没有上路执法权,全国范围内农机系统与交警系统也无法实现联网。

2015年9月11日,一名江阴籍男子驾驶一辆载有大量毛竹的无号牌拖拉机,沿232省道东侧机动车道由北向南逆向行驶,行至遥观镇勤新路段时与一辆由南向北行驶的轿车相撞,竹竿插进轿车内,造成驾驶员当场死亡。

绿牌车上路,如果出现违章,交警部门可以进行处罚,但后续执行确实存在困难。湖塘交警中队芮警官坦言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外省绿牌拖拉机驾驶员告诉记者:我们年审是到当地的农机部门,如果路上违章被交警开罚单也没太大关系,说白了,开罚单不去交罚款,也不会影响我们的年审,还是照样在路上跑。

很多地区都建立了农机警务室,积极创新农机监管机制,建立公安与农机联合上路检查执法的新模式,充分发挥联合执法的优势。我们也可以考虑在区域范围内进行可行性探索,在不同系统内实现信息的互联互通,应该可以有效解决运输拖拉机的管理难题。张常飞建议,就农用车驾驶员来说,提高他们的交通安全意识,引导其遵守交通行为法规也是当务之急。

你是否在路上,看到过以下这些场景:绿色车牌、高大车体、满载货物,外形酷似普通货车的农用车在有序的车流中横冲直撞;突突突冒烟、逆向行驶,迎面而来的拖拉机有恃无恐;还有那些无牌无照、速度飞快的三轮摩托车,不顾信号灯随意穿行

此前,交警、农机等部门工作人员在联合执法检查中发现,有的外省籍拖拉机手续齐全,行驶证上发动机号码、车架号码等与实际拖拉机相符,但型号不相符,也就是大型号的拖拉机(或者载货汽车)上了小型号牌照,相当于给载重汽车穿上了农机马甲。

此类外挂车很多是四超车,即超长、超宽、超重、超马力的运输拖拉机。异地上牌后,因其载重质量大、相对运输成本低,日常费用按外地较低标准计算,有着明显的经济效益,很多车辆便堂而皇之地进入了各地运输领域。

无牌拖拉机

期待合力的形成

针对可能存在的安全隐患,2007年开始,武进根据全省部署,开始对拖拉机进行大规模治理:农机培训部门负责对驾驶员开展培训,购买的新车必须登记悬挂苏04绿牌,每年对车辆进行两次年审,与交巡警部门和保险公司协调后购买保险等,一定程度上营造了农用车安全驾驶的环境。

我们俗称的农用车,更确切的说法应该是拖拉机,分为大中型拖拉机、小型方向盘式拖拉机以及手扶式拖拉机。其中,大中型拖拉机常被统称为变型拖拉机,即变拖。

农用车安全事故

经常往返于中心城区与雪堰的市民付先生对农用车有着特殊的敬畏:常常看到这些车在路上逆向行驶、闯红灯、乱加塞,我碰到都尽量避开,免得发生不必要的事故,到时他们一走了之,我只能自认倒霉。

比名称的多样性更让人担忧的是,这些车辆的生产企业、上牌目录的技术参数与实际生产的拖拉机差异较大,很多变型拖拉机的理论载重规定为1吨,但在实际运输过程中,5吨、10吨甚至二三十吨的载货也屡见不鲜。

农用车在路边随意停靠

上一篇: 编辑 余 佳